迎接“互联网+”时代的教师专业发展

发布时间:2015-12-10

2015年3月5日,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提出“互联网+”的国家发展战略。 7月4日,国务院正式颁布了《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“互联网+”行动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指出,互联网+教育的重点行动是探索新型教育服务供给方式,推动教育服务模式的变革。9月1日,教育部向各省市发布了《关于“十三五”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高度重视国家实施互联网+战略的历史机遇,着力构建网络化、数字化、个性化、终身化的教育体系,提出建设“人人皆学、处处能学、时时可学”的学习型社会,培养大批创新人才,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,形成与教育现代化发展目标相适应的教育信息化体系,充分发挥信息技术对教育的革命性影响作用。
互联网+教育,意味着把互联网的创新成果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,提高教育的质量和效益,使教学更加个性化、教育更加均衡化、管理更加精细化、决策更加科学化。具体到学校课堂教学,互联网+在教学中的运用,将促进教学活动更具有互联网时代的“个性化、移动化、社会化、数据化”的特点。我注意到,目前,我国大多数学校的常规课堂教学都没有进入互联网+,这是因为,要让每一个学生在教学活动中进入互联网+的环境,能够充分应用各类技术资源,并且学生学习活动的大数据能够采集和反馈给教师,其前提是:每一个学生都要有自己的信息终端,并且是“个性化”地使用自己的设备。目前,尽管有部分实验学校和班级为学生配置了平板电脑和其它设备,但是,绝大多数的学校和班级的学生都没有自己使用的设备,学校禁止学生自带设备进入课堂。
互联网+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,它包括了技术与设备装备、内容与资源建设、大数据管理、综合评价改革、教学方式和教育理念的转变等等。其中,让每一个学生有自己能够使用的信息终端设备是基础,如果学生无法进入互联网+,后面的一切都无从谈起。今年以来,中央提出了互联网+促进各行业发展的战略发展思路,针对教育行业,要实现让每一个学生都能够在互联网+环境中高效和个性化学习,显然,单靠国家投入,要为每一个学生配置移动互联终端是不现实的,国际上通行的鼓励学生和家长自带设备(BYOD)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。
BYOD(Bring Your Own Device)是指师生携带自己的笔记本、平板电脑、智能手机或其他移动设备在课堂上与校园网连接进行学习。值得强调的是,BYOD不仅仅是让家长为孩子准备学习终端,其核心理念是保证让每一个学生能够使用自己的设备个性化学习,体现了教育的公平、个性、均衡。目前一些学校存在的误区是,有的一对一实验班级的学生看似都自带设备,教师却是统一控制学生使用设备的教学进度和学习内容,下课就把学生的设备锁起来不让使用,这就违背了BYOD的“人人皆学、处处能学、时时可学”的个性化学习的核心理念。
国际教育界早就提出鼓励学生自带设备(BYOD)进课堂。《地平线报告》2014年和2015年基础教育版,2015年高等教育版都提出,学生自带设备进课堂是新兴技术在教育中应用的大趋势。《地平线报告》2015基础教育版指出“一系列报告显示,BYOD 已经被全球范围内的学校所接纳。研究显示,43%的幼儿园和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使用智能手机,73% 的中学老师在课堂活动中使用手机。更多的学校正在围绕学生和家长自带设备建设相关的课程。”
目前绝大多数中小学禁止学生带手机电脑等设备到学校,尤其不能带进课堂,主要原因是学校领导和教师担心学生使用自带设备影响学业,带来负面影响。如果深入研究,学校禁止BYOD的实质,是我们的学校教育的理念、教学方式、管理模式等等,与时代的发展,特别是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之间的矛盾,是我们的教师没有准备好,教育管理部门没有准备好,还有社会和家长缺乏心理准备。其中,最关键的是教师没有准备好,还不能够适应如何在互联网+的时代教书育人。
我注意到,大多数教师自己都有手机,但仅仅是用来打电话、收发短消息,没有想到如何使用手机APP资源开展教学,课堂上使用信息技术仅仅停留在演示PPT课件辅助教学的阶段。试想,老师不会使用自带设备开展教学活动,如果学生自带设备,当然只好任其自流,负面作用凸显,于是,大部分学校都采取了禁止学生BYOD的消极做法。
根据近40多年来我国开展教育信息化的历史经验,未来互联网+教育的发展,在目前各地已经建成的“校校通、班班通、人人通”的教育信息化基础上,要重点解决学生进入互联网+的入口:逐步实现让每一个学生BYOD,核心是解决移动互联时代的德育教育和管理问题。在此基础上,同步配套学校的宽带无线网络覆盖,教学方式变革,学校管理体制改革等。第一步,要从校长和教师的互联网+培训开始。也就是说,互联网+教育的整体设计,要从主要考虑“物”的层面,深入到考虑“人”的发展主线上来。
综上所述,学校实施互联网+教育的战略,简要的路线及其排序是:首先是校长和教育主管部门领导的互联网+教育培训;重点抓好教师的互联网+教育培训;其次,配套学校互联网+的环境建设,主要保障宽带无线WiFi的课堂覆盖率;同步改进学校的管理、制度建设等。
近年来,各地教师的教育技术能力提升培训已经实施了几轮,取得了显著的成绩,目前一线教师的综合素质普遍提高,教学中使用计算机和网络的信息技术能力基本普及。但是,面对互联网+的飞速发展,特别是学生人人BYOD,一对一环境下的教学活动组织等新的变化,仍然存在很大差距。从各地反馈的信息,可以看到目前教师培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,培训的针对性实用性不强,教师普遍存在对培训的厌倦情绪,网络培训缺乏面对面的辅导和管理,低效培训、甚至是无效培训的负面影响等。
未来开展“准备迎接互联网+的教师”培训,是互联网+在教育领域落地的重中之重,要在过去已经开展的提升教师教育技术能力培训的基础上,需要下大力气研究提高教师培训效率和质量的新路径、新内容、新策略、新模式。例如,将目前的在线培训与面对面的培训相结合、将专家引领式培训、讲座式培训与教师互动社区、教师之间的相互交流、头脑风暴等结合起来,开展国际教育技术界倡导的同伴互教的T2T(Teacher to Teacher)、睿明师(Remixing Professional Development)等新型培训模式,如国内一些地区开展的“茶馆式”培训模式。特别是针对目前手机普及,迎接学生自带设备进课堂的新常态,教师要掌握课堂上使用手机等自带设备组织教学的新能力,例如:如何制作教学资源的二维码,如何搜索筛选适合自己学习教学的手机APP资源,如何设计开发面向学生移动端的微课程资源,如何在BYOD的环境中组织教学活动,如何利用学生自带手机促进高质量学习,如何改变过去满堂灌的单一讲授模式,在互联网+时代丰富课堂的个性化教学策略,如何利用BYOD环境实施基于大数据的循证教学,等等。
在国内,上海嘉定区实验小学实施BYOD,让每一个学生拥有自己的终端进入互联网+教育的个性化学习。该校经过近几年的探索和实验,到这学期,已经有17个班级的学生自带移动平板电脑进课堂学习,在所有学科中开展基于移动互联的个性化教学,教师还将创客教育融入课程建设,在学科教学中组织学生进行自己创造课程的“创课”活动,他们的互联网+教育变革受到学生和家长的欢迎。如何在基层学校实施互联网+教育的变革,如何从教师培训入手实现学校互联网+教育的系统变革,嘉定实验小学的实践值得大家借鉴。

相关附件:
版权所有:网络与信息技术中心